最新消息


2021 新年獻詞:心之所向,素履以往


(2021年1月1日)




疫情的災難讓我們深刻體會,2020年,世界上的每一個角落,地球上的每一個人,從來沒有像這樣難抑憂傷。這一年,人們艱難地感受著「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才發現這個世界,原來有那麼多未知的焦慮和彷徨。

內心的傷痛讓我們刻骨銘心,2020年,不管什麼樣的膚色,也無論什麼樣的語言,從來沒有像這樣需要相互取暖。這一年,我們迫切期待彼此砥礪,抱團取暖,一遍一遍地在心裏默唸,沒有一個寒冬不可逾越,也同樣堅信,沒有一個春天不會到來。

值得慶幸的是,還有幾天,新年的鐘聲就要敲響。此刻的我們,儘管內心已然飽經滄桑,揮別2020,我們義無反顧,不再回首,內心依然選擇堅強;創痛之中,我們彼此撫慰,內心更加充滿希望。

揮別2020,迎來2021。我們深知,未來不會是一帆風順,期許並非都能坦途在望,但生如逆旅,我們已然選擇一葦以航;心之所向,我們依然願意素履以往。

重新思考工作的定義,校準人生的方向

魔幻的2020年即將過去。這一年,災難帶來的一切劇變、大疫之下的相助守望,告別之後的所有悲傷、焦慮之下的惶恐驚慌、感動背後的堅毅剛強,一切都讓我們猝不及防。

仿佛一夜之間,街道變得冷冷清清,城市也已空空蕩蕩,人與人之間隔膜疏離,閉關自守的日子孤獨彷徨,我們終於認識到,去不了的地方叫遠方,回不去的地方是故鄉。

疫情之下,我們深刻認識到,除了賴以生存的水和麵包,免於恐懼和享受自由也並非是人類的奢望。我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感受到,只要外面的世界看起來像往常一樣, 往日喧囂的街道還是嘈雜一點更好,錦衣美食和人生成功已變得不再重要,人們的身心終究還是要有處安放。似乎只有在災難之中,我們才會真心覺得,這世界,活著真好。

疫情之下,我們重新思考工作的定義,校準人生的方向。我們迫使自己習慣與不確定性共處,努力過好每一天,習慣與活在當下和平凡的日常。我們與愛人彼此寬容,與友人相互關心,與親人朝夕相伴,與世界和諧共處,我們深刻體認到,危難之中的守望相助是何等重要,不能出門宅在家其實也挺好,刻骨銘心的思念竟也可以那麼美好。也許只有在重壓之下,我們才會更加彼此珍惜,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好。

疫情之下,我們重拾內心體會溫情、收穫感動的能力,不再認為平凡的日子就是甘於庸常。全世界的炎黃子孫,每個角落的中華兒女,都在心裏感恩平民英雄的逆行而上,我們不忘白衣天使對生命的大愛,也珍惜陌生人不經意的目光。似乎只有在大災之前,我們才會選擇更加堅強,終於相信,這世間,原來還有那麼多的美好。

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後,我們依然選擇熱愛

羅曼·羅蘭說過,世界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那就是看清生活真相之後,我們依然選擇熱愛。同樣,莎翁的詩歌也告誡過我們:「不要畏懼寒冬的肆虐,也不要再怕炎炎驕陽。」

2020,疫情之下,我們開始感動於紫荊花開、海風吹拂、夕陽西下、燈火未央,開始關心身邊忽略已久的情愫,感受微不足道的目光,我們這才發現,動盪的時代,歲月靜好從來都不會從天而降,好好活著,本身有可能就是一種奢望。

2020,動盪之中,我們不再只是關心「糧食和蔬菜」,我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談談生命的尊嚴,也談談人類的狂妄,談談全球化的大同,也談談東西方的碰撞;我們更加體貼身邊的友朋,關注每一個人的健康。我們不得不認真審視,人類如何與自然和諧相處,鳥兒什麼時候會重回我們的肩膀,在動盪與改變之中我們思考,如何調整自我、更加積極,為這個世界發出一份熱、散出一束光。

後疫情時代,出版人如何參與重建全球社會信任

2020,疫情來得猝不及防。那些不顧安危,不懼生死,逆行在抗疫一線,堅守救死扶傷使命的醫護人員,構成了守護這個世界最厚重的底色。作為出版人,我們向白衣天使致以無上敬意,也為在這場抗疫之戰中逝去的高尚生命表達無限悲傷。

醫學是救死扶傷的科學,出版是經世致用的哲學;醫學是科學,出版是跨學科的科學。隨著疫苗在全球的普及,我們相信,世界即將迎來後疫情時代的曙光。

後疫情的時代,躬身自問,出版人還應該做些什麼。

努力搭建全球溝通的橋樑,促使人們放下傲慢,擯棄偏見,走出各自的「信息繭房」,修復心頭的撕裂與創傷,為這個偉大時代奉獻更多思考、啟示和美好,不僅是偉大時代的歷史激盪,也是出版人的永恆擔當。

出版人應該重視一種社會責任,疫情之後,出版人如何以建設者的姿態參與社會重建,讓文明消弭偏見,讓文化凝聚四方,讓海風吹拂漁港,讓紫荊花開綻放,讓全球化重回正軌,讓更多的讀者內心有處安放。

努力填平人類心頭的鴻溝,除了「傳道授業解惑」及生存的必要,我們還要給這世界更多的養分和調料,讓讀者有更豐富的人生體驗、更強大的精神力量,我們努力促使「這世界一日一日往好裏去」,讓卑微的生命挺起胸膛,讓受傷的心靈少一些惆悵,讓世間更多安康,找尋到自己對這個偉大時代的價值擔當。

再見,2020!生如逆旅,一葦以航。

你好,2021!心之所向,素履以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