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專訪李家駒副總裁:疫情下的年度好書


(2021年4月21日)


聯合出版集團副總裁李家駒博士稱,在這個「不閱讀時代」,出版的責任和壓力更大。

在惶惑不安、更須個人沉澱的大時代,閱讀,或能令人重新注滿能量。「閱讀這件事很弔詭,既靜且動,一方面讓你沉澱心靈,一方面讓你放眼世界。香港正經歷轉變,港人更需要沉澱和思考。」早前發布「2020年度好書」的聯合出版集團,其副總裁李家駒博士,於4月23日「世界閱讀日」前夕,既談好書,也講閱讀。

2020年疫情襲來,對各行各業以至日常生活,打擊沉重,出版業、書店業當然不例外,李家駒博士說:「《香港書展》取消,逛街、上書店的人數減少,對銷售帶來很大影響。」疫情困擾,市民多留家中,甚至在家工作,獨處時間多了,卻不代表看書多了,「根據香港出版學會的閱讀調查報告,去年港人的閱讀情況,只有微增長,跟我們的預期有很大差距。」但他始終堅信出版的價值,也相信閱讀能推動社會素質,又認為在這個「不閱讀時代」,出版的責任和壓力更大,「我們更要思考怎樣吸引讀者。」

繼過去兩屆,聯合出版集團今年續推「年度好書」,「想告訴讀者,這一兩年間,關於政治、社會、文化、生活等題目,有哪些值得大家留意和關注的好書,藉而喚起讀者需要和興趣,同時開拓他們的視野。」文化與出版價值、內容水平、影響力、裝幀設計與創意,仍然是「年度好書」四個主要評審標準,今年他們在一千多種新書中,選出十種「年度好書」,以及一個「年度知識付費產品」、兩個「年度好書特別獎」,過程殊不簡單,他直言是優中選優,選出最好的書,並以「因緣際會」形容這些出版物──「因緣」是指碰上了出版的機遇,「際會」則指出版正好回應了時代所需。

去年人們的閱讀興趣,肯定多了疫情這個課題,在「聯合出版集團2020年度好書」中,便有劉宇的《我怕將來會忘記:武漢抗疫手記》,以及廣東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萬里機構編輯委員會編著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防護讀本》。《我怕將來會忘記:武漢抗疫手記》講述一個記者在疫情爆發之初,跑到封城的武漢,採訪當地人們生活,內容獨特,所選照片、所撰文字,觸動人心。李博士說,這是一個大時代記錄,出版價值很高,「讀者看到封面,一個護士剃了頭髮,為了更好照顧病人、保護自己,已有很大的張力。」至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防護讀本》,共印刷中英文三版計三十五萬三千本及電子書,「該書出版後,幾乎收到所有機構和朋友的回應,說我們做了一件好事」,也印證出版發揮了社會意義。

疫情緣故,留在香港,發掘本地更多有趣事物和獨有文化,也是美事。香港觀鳥會的《觀鳥系列:香港觀鳥全圖鑑》(全二冊),以及新雅編輯室、麥曉帆的《石獅安安愛遊歷系列》(全三冊),亦雙雙上榜,至於香港地方志中心的《香港志.總述 大事記》,是眾多專家和學者籌備整理經年的權威之作,「是一本為香港人編寫的香港發展大事表。」

《董培新畫說金庸》亦是很受歡迎的作品,「董培新是御用的金庸小說插畫師,書中畫作都是他的珍藏,部分不曾公開,內容水平毋庸置疑。」去年「年度好書」也有學術巨著,《葉靈鳳日記》是盧瑋鑾教授(小思)多年埋首整理留港數十年的中國現代作家葉靈鳳大量素材的心血結晶,「編訂日記、考訂工作,所耗時間相當長。」籌備多時,碰巧在去年成書出版,還有金耀基教授的學術力作《百年中國學術與文化之變:探索中國的現代文明秩序》,「金公在五年內寫出六篇文章,包括五四運動,都是他相當重要的學術文章。」

至於香港中華編輯部編著的《潮劇完全觀賞手冊》,除了因為習近平主席提到潮劇對他的影響,引起話題,「也因潮劇是嶺南文化中港人較少留意的劇種,當中的文化傳承很值得探討。」另外,「年度知識付費產品」《活學中國歷史》的「中史通」,現已有超過一百所學校約六、七萬學生採用。

2019年香港發生社會事件、警民衝突、中美關係緊張,「年度好書」中便有兔主席的《撕裂之城——香港運動的謎與思》,既記錄了前年香港的社會動盪,也作了深度的分析與評論,還有阿兒的《憑信念——香港警察故事2019》,講述警察面對社會暴力事件時,緊守崗位,盡力執法背後的故事和心路歷程。資深傳媒人金焱也在《親歷美國逆轉》中,勾劃出真實而生動的美國政經與社會變化圖景。

疫情衍生「新常態」,出版界亦然。李博士坦言,無論出版形式、讀者活動,還有銷售,都多了線上線下的融合。聯合出版集團推出重新打造的文化閱讀購物平台——「一本」,以應付急劇增加的網購需求。「此外,出版界將更追求精準出版,無論是量還是質,都會更加審慎」,還有長尾經營的準備:「因為疫情,影響銷售,新書推出後,能夠暢銷當然好,否則也希望能夠長銷,長期推廣。」他又提到,出版社要跟讀者建立良好關係,藉書籍推廣和介紹,還有讀書會等定期活動,把「非讀者變成讀者、把讀者變成好讀者」,「否則當閱讀風氣一直減弱下去,出版也會進一步萎縮。」

(本文轉載自《星島日報》)